DOTA2载入画面中的那些故事:画里有话

1 0 122 妖怪
2019-02-08 20:10:22

苏肘子赞王维:“味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。观摩诘之画,画中有诗。”诗佛境界我等自是只能仰视(看好,是诗佛王维,不是石佛枫哥),不过我们DOTA2玩家却是可以感受“画中有事”——载入画面中,有着天辉夜魇战争中发生的故事:或是金戈铁马,或是入骨相思,或是旧时战火......

梦回吹角连营——载入,战月之下

画中有事165.png 

Ti无疑是所有DOTA2玩家的狂欢,也是所有DOTA2选手的梦想——更是我们的剁手季。

谁才是最强Ti冠军?众说纷纭,各花入各眼。但是哪场决赛最精彩?多数人都会选择:Ti3Alliance与NaVi五局鏖战。这些年的勇士令状,都会有记录前一年王者阵容的载入画面。这样的载入最初是纪念Ti3,也唯有这张载入画面,记录了大战双方阵容,双方剑拔弩张。

我们甚至可以看出那时选手都选择了什么饰品:先知装备了邪恶镰刀,冰晶室女使用了风杖,地上的守卫是信仰之杖......

我们甚至可以梦回当初战场:远处的Roshan愤怒咆哮,双方在肉山巢穴附近缠斗激烈,你来我往,演绎了绝对的经典。

何为“战月之下”?早期饰品的模型精细程度或许不如现在饰品,然而名字细节描述,往往精新设计,更胜现在。我们可以发现,载入画面的月亮之上,隐隐约约有着冠军盾。

战月之下,胜者为王。

 

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——载入,苍天之裔

画中有事570.png 

厚地高天,堪叹古今情不尽;痴男怨女,可怜风月债难酬。天怒法师自然是“痴”,可是复仇之魂的“怨”,却不仅仅是因为爱情。

复仇之魂仙德尔莎本是苍白之巢的第一继承人,然而她的姐妹发动了政变,使她陷入暗杀者的陷阱之中。仙德尔莎没有等到爱人扎贡纳斯的救护,活下去才能复仇!才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!她忍着痛苦与耻辱,折断自己的双翼,用天怒一族最丢脸的方式:步行,颠簸地逃离了困境。天怒一族不会接受一个失去翅膀的人作为统治者,而失去了双翼的她面对身处于世界最高处的苍白之巢,没有飞翔的翅膀是永远也无法接近的,她将无法碰到她的姐妹。她不甘心作为一个无法飞翔的废物苟活着,她对复仇的渴望超越了所有的俗世欲望,落难的公主向女神丝奎奥克达成了交易:放弃她残破的身躯,换来的是精神能量体化成的灵体,永世不灭,以复仇为动力,能在物质位面带来浩劫。她或许永远都不能飞翔,但她始终为自己报仇雪恨。一怨郎君迟不归,二怨手足相背离。

“渣男”扎贡纳斯那时在做什么呢?沉迷魔法的奥秘之中,当他从如山的魔法书中抬起头时,他的青梅竹马已经流落凡尘。天怒法师当然拥有高超的法术,然而他的法术只能用于保护天怒皇族。他只能等待她的归来。游戏内的语音,战场相逢,无论天怒怎样诉说自己的思念,复仇之魂始终冷冷淡淡,只会偶尔询问族人是否安好。

二人倒是有身情侣装,“羽冠曙辉之佑”和“羽冠月影之佑”。一为曙辉,一为月影,终难亲近。

 画中有事1162.png

这意味着,他和她走上了对立。复仇之魂的不朽,女神利爪,有着这样一段描述:“女神利爪由一名长着翅膀的法师打造,用没有回报的激情留下的阴影进行铸造,在悲伤中进行调和,在她爱慕者的眼泪中进行淬火。更让人遗憾的是,现在她使用的半数时间都是为了追捕他。”显而易见,仙德尔莎要向她的姐妹复仇,而扎贡纳斯必须保护女皇,二人必有冲突。不知天怒向爱人举起法杖时,心中是何滋味。他将自己的双翼缚上护甲,飞行时会承受奥术带来的极度痛苦(见饰品“复仇之缚双翼”描述),他在思念中铸就了帮助她追捕自己,用以复仇的武器。

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由无始贪嗔痴。

或许他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,放弃一身奥术去找她,也就没这些波折了。何以说“波折”?二人最终重归于好,见载入画面“苍天之裔”描述:

“扶摇而上,他们终将修成正果。”

 

相看白刃血纷纷——载入,铁龙重甲

画中有事1528.png 

很多人都追求着中国风饰品,这其实也是一种文化自信,自然也是极好——为什么我们选择自己风格的饰品?不仅仅是因为好看啊,还有我们的文化气息。

行文至此,不得不提及个人非常推崇的这张载入,铁龙重甲。

套装“铁龙之铠”的载入。整套饰品,都是中国风:头盔之上,红缨飘飘;睚眦吞口,铁龙吐息。睚眦为龙生九子其二,昔周文王梦遇龙将,披甲执刀,正是睚眦。不知这套饰品作者的灵感是否由此而来?许是巧合?载入画面上题诗一首,乃是王昌龄的《出塞》: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”一旁书三个大字“龙铁军”,或许这就是这套套装名字出处。这载入也称得上是诗画相彰:载入上除了斯温之外,还有人迹马影。边塞战事,入诗入画。

我们还没确定“龙城飞将”是李广还是卫青,如若我们的斯温背张弓,我们倒是可以猜测这套饰品的作者偏向于“龙城飞将”是李广。不过斯温开启神之力量,刀刃变红,很是符合《燕歌行》中那句“相看白刃血纷纷”。

 

我们对饰品的喜爱,已如早年间淘古董盘文玩的那些人了:触得到的摩挲把玩,看得到的细细品观。也正是这样的感情投入(当然了,肯定也得有资金投入),才有了更深的热爱。

最新评论

0条评论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,请 登录 或者 立即注册

注册新账号

用户名

用户名应为6位以上,可使用字母、数字和"_"

昵称
密码

密码至少需要8个以上包含字母和数字的字符

确认密码

密码至少需要8个以上包含字母和数字的字符

已有账号? 立即登录

欢迎回来

用户名
密码
忘记密码?

没有账号? 立即注册

找回密码

用户名
获取验证码

如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

选择找回密码方式

如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

完成验证

获取验证码

如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

设置新密码

新密码

密码至少需要8个以上包含字母和数字的字符

确认新密码

密码至少需要8个以上包含字母和数字的字符

如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